那一年的端午,薛涛在望江公园

发布时间:2018-06-13 22:04

一、感物伤怀,身不由己

因为网络,很多时候,我们记住了九眼桥事件,却很少有人记得望江楼。

府河与南河在成都东南的合江亭会合后,穿过安顺廊桥,跨越九眼桥,江面顿时宽阔,浩浩江水从此一泻千里,奔腾而去。正是这条流淌不息的母亲河,孕育了成都这座千年的文明古城。此时,站在锦江畔的顺江路旁,眺望逝水东流,波澜不惊,白鹭翔集,楼影沉碧,翠绿掩映;再回首江岸道路,但见车马喧嚣,行人如织。

   古今在这里变换,感物伤怀,身不由己。

二、江水流淌的传闻

锦江最美的风景当在顺江路。满眼望去,看到的不仅是现代都市的高楼大厦,而且还能够穿过历史烟云,逝者如斯的岁月。如今的顺江路从九眼桥北侧到龙舟路南口、三官堂街西端,有近两公里多;路宽而靓丽,南濒锦江,北侧高楼鳞次栉比,于是被人们形象地称为成都的“外滩”。

  1981年以前,顺江路分别称为河边街和顺河街。两条街加起来也不到一公里长。府南河整治工程完成后,又汇入了半仙街、王化桥上街、下街,由此而演变成了如今风景宜人的“成都外滩”。这一路上的建筑,原来多为青瓦平房民居,即使偶有一家企业,如毛巾床单厂,楼层也不高。再看锦江的堤坝,以前是用鹅卵石与三合土砌成的斜堤,而今也焕然一新,建成了草坪、绿树相间的临江花园,成为人们休闲的观景。

   锦江的故事总能在历史中找到他的位置。据说,明末大西军首领张献忠在撤离成都前,曾在这一段锦江上修堤筑坝,他当然并非治理水患,而是在堤坝下游的江心挖了个又深又大的坑,将掠来的金银财宝深埋其中,然后放水淹没,称为“水藏”;据说还留下了一张藏宝图,以石牛石鼓为暗号。于是成都有民谣:石牛对石鼓,银子万万五,谁能识得破,买来半个成都府。

   清末时,有个叫杨白鹿的贡生得到了藏宝图,后来他把此图赠给了马昆山。马一心想挖出宝藏,便联络一帮人于1938年成立了“锦江淘金公司”,专门由重庆购买了机器设备,并招募了大批民工去挖宝。果然没挖多久,就挖出了石牛石鼓,并且探测仪也发出声音,兴奋之极的人们随即挖出了几筐铜钱。然而,探测仪却再也不响了。其实据《彭山县志》记载,张献忠曾把财宝运出川,不料运宝船队走到江口镇时,遭到明将杨展的阻击,财宝悉数葬身江底了。前几年还有人从江中捞出银锭,上有“崇祯十六年八月,纹银五十两”的字样。

三、望江楼前望江流,江流千古江楼千古

   站在顺江路中段,面对滚滚江水,对岸便是百年老校四川大学,它的旁边是历史更悠久的望江楼公园;往西回眸,则能望到闻名于世的九眼桥。

九眼桥,绝不是因为2013年的那个事件

望江楼前望江流,江流千古江楼千古。

望江楼下曾是成都最大的水码头,欲闯夔门出川的成都人,都要在此登船顺江东下,经乐山赴重庆进入长江。近一个世纪以来,从这里走出了多少杰出的人物!周太玄、王光祁、李劼人、巴金、艾芜……望江楼见证了历史的岁月,又目睹了无数天府英才。

 望江楼始建于清光绪年间,本名叫崇丽阁,取左思《蜀都赋》中“既崇且丽,实号成都”之意。登上此楼,凭栏远眺,锦江犹如一条丝织的锦带,蜿蜒飘过,实在堪称成都一景。于是乎望江楼也就成了公园的代称。

现在的园林面积达到一百八十多亩,较旧时扩大了20多倍。特别是四川广出的竹,同时引进了广东、广西、江西、福建、云南还有美国、日本、及东南亚各国的稀有竹品种,计有一百三十多种5000多丛。收集的品种之多,之全,之名贵,不仅在国内,就是在世界各国也是罕见的。因此,望江楼是成都一处游人必到的游览胜地。

四、薛涛坟

 说到望江公园,现在该说说薛涛了。这位少时就流寓成都的唐代女诗人,因为出众的才华,先后得到了十一位西川节度使的敬慕,并且元稹、白居易、张籍、杜牧、刘禹锡等著名诗人都与她有诗文交往。薛涛还用锦江水制成了一种深红色的诗笺用纸,被后人称为“薛涛笺”或“松花笺”,成为文化史上的一段趣话,甚至连薛涛喜爱吃的一种豆腐干,也被人叫着“薛涛干”,至今还是成都人的美味零食。

在望江楼公园漫步,常常听到有游人打听:哪里是薛涛的故居呀?园内的三座楼都可以望江,哪一座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望江楼”呢?

     其实唐代女诗人薛涛生前,既没有在望江楼一带住过,也没有在这里制笺题咏过诗篇,她当年的活动,可以说与望江楼毫不相干。据王家祜的《成都城史》在《碧鸡坊考》中说:“薛涛早岁居万里桥边,中年移往节度使别墅浣花溪旁,晚年居碧鸡坊创吟诗楼,三处各不相连,盖迁居异地也。”这万里桥在城南,浣花溪在城西,而碧鸡坊吟诗楼在城北。那么,迁居频繁、居无定所、漂泊一生的薛涛,怎么又和望江楼联上的呢?

     薛涛逝世以后,他的坟茔的确是埋在这附近一里之遥,这才与望江楼发生了关联。据《四川通志》记载:“薛涛墓在华阳县东十里。”而《华阳县志》和《华阳新志》都说“薛涛墓在城东数里。”还有《蜀中名胜记》也引述过:“段文昌为撰墓志,题曰:西川校书薛洪度墓。”——薛涛,子洪度。有些书上把“涛”用作“陶”;把“洪度”用作“弘度”或“度弘”,其实是一个人。段文昌曾担任西川节度使,与薛涛过往交厚,所以薛涛死后,为她亲撰墓志。段文昌题的墓早已毁损无踪,然而地方志有记载,所以在明朝嘉靖时候又补立上了,后来又因战乱而毁。直到清代光绪九年癸未,浙西沈寿榕才为她重新刊石重立墓碑。当时的墓址就在离望江楼一里之遥的四川大学内。可是在十年浩劫中,薛涛的墓与坟又被捣毁。

     就因为唐代时候埋了这座真实的“薛涛坟”,才在这里引出的薛涛的身影。当时人们为了纪念她,在坟的周围栽上桃花。所以唐代诗人郑谷在《咏薛涛坟》诗中有“渚远江清碧颦纹,小桃花绕薛涛坟”的句子。到明代,万历年间的进士邓原岳的《咏薛涛坟诗》也说“三尺荒坟傍狭邪,坟前流水绕桃花”。之后,不知是何年何月,有人又把桃花换成了几丛翠竹,因此引得清代诗人郑成基在《咏薛涛坟》诗中感慨道:“昔日桃花剩无影,到今斑竹有啼痕。”

      薛涛坟旁的几丛翠竹,因岁月长流,斗转星移,加上有人着意培植,逐渐成为现今望江楼公园修竹成林、翠绿缭绕,凤尾森森、龙吟细细的竹园美景。这对于纪念薛涛来说,倒是符合诗人生前志趣的雅事。薛涛《洪度集》的第一篇《酬人雨后玩竹》诗,写的就是竹:“南天春雨时,那见雪霜姿。众类亦云茂,虚心能自持。多留晋贤醉,早伴舜妃悲。晚岁君能赏,苍苍劲节奇。”这首诗可以看成是薛涛对自己的写照,以“竹”比喻和象征自己崇高的品格。所以后人用竹代替桃花围绕她的坟茔,是很贴切,也是很有道理的。

五、薛涛井

      附近有坟,坟周有竹。这对构成现今望江楼公园的特色似乎起到很好的作用,但是,更主要的,恐怕还要算“薛涛井”。

     薛涛井这个地方,据《四川通志》记载,旧名叫“玉女津”。左面是水码头,右面是清水池塘,地下水脉与锦江相连。因为塘底是由多层沙石构成,所以塘水清冽,澄澈照人。明代蜀藩指定每年三月三日在此取水,仿效当年薛涛在浣花溪制造浣花笺的办法,制作24幅贡纸,选16幅贡纳给朝廷。

     年复年年,月久年深,锦江有时水涨水消,殃及池塘和附近农田,因此又在塘前建“回澜塔”,塘后建“雷神庙”,以镇水怪。明代末期,朝政日衰,贡纸的事务也早已荒废了,这清水池塘也因历年变迁,渐渐地缩小成为了井的模样,仅供当地住户取水使用了。大家为了称呼方便,约定俗成,就这样把这里叫成了“薛涛井”。井的旁边就是滔滔锦江,四周田畴纵横、树影婆娑、云雾叆叇。明末之时,就已经成了名胜,供人游览之地——曹学铨《蜀中名胜记》就有记载。不过并没有薛涛在此浣笺的说法。一直到清代康熙六年丁未,成都知府冀应熊手书“薛涛井”三字,并刻立了石碑,作为正式的地名标识。这样一来,就引起了许多词人墨客对薛涛的幽思怀想。

     又过了百多年,到了乾隆六十年乙卯,清朝的翰林院编修,由侍御署成都学使周厚辕来到成都,先在杜甫草堂、武侯祠题写之后,又来到薛涛井旁,雅兴盎然、浮想联翩。他推断薛涛井水既可汲来制笺,那么薛涛应该就住在此地。于是即兴手书了唐代诗人王建《赠薛涛诗》:“万里桥边女校书,枇杷巷里闭门居。扫眉才子知多少,管领春风总不如。”他又自己另外写了首《薛涛井诗》——诗文因风化剥蚀实难辨认。然后将两首诗刻石附立“薛涛井”两旁,并修建成了牌坊的形式。这就是现存的“薛涛井牌坊”了。

     有了薛涛墓、井,自然可以引人入胜,可是却不能令人流连忘返。后来到了清朝嘉靖十九年甲戊,四川布政使方积、成都知府李尧楝,除了培修薛涛井而外,在井碑的对面修建了吟诗楼、浣笺亭——其实吟诗楼和浣笺亭是薛涛生前兴建在碧鸡坊和浣花溪的。当时在这里修建楼、亭,并用古时的名字,就俨然像是薛涛曾经在此汲水浣笺、吟诗咏怀了;又因为都在濯锦江边,又建了一座“濯锦楼”以作陪衬,兼作官民的游览和宴客的场所。

     到了咸丰四年甲寅,时任成都学使的何绍基与蜀中名士张怀溥、张怀泗兄弟,大发思古之幽情,为“薛涛井”撰写诗联题咏,悬挂楼亭各处。特别是何绍基用鸡毫书题吟诗楼的“花笺茗虾香千栽;云影波光活一楼”的名联,字简词新,意味深长,一时争相传诵,这样就更增加了游人和过客对薛涛的怀念和对这处名胜的雅兴了。经过咸丰、同治以后,这些建筑渐次朽岌。直到光绪十二年丙戍,四川总督刘秉章约集蜀中士绅伍肇龄、罗应毓、马长卿等,以原修之回澜塔毁坏的名义,动议并募捐在井旁建造崇丽阁,取晋人左思《蜀都赋》中“既丽且崇,实号成都”的意思,以壮观瞻。这次的工程,规模大,募款多,所以搞得雕梁画栋,飞檐重阁,设计精奇,建筑宏伟;既可望江睹景,又可登楼抒怀,所以就俗称为“望江楼”了。同时又培修了濯锦楼,并由名流雅士撰写了诗、联,刻悬在各处楼亭上,真是胜景空前。到光绪二十四年戊戍,又再次募款培修了吟诗楼、浣笺亭,新建了五云仙馆、泉香榭、流杯池,以增景色。至光绪二十九年癸卯又修清穞室,并请江右冯协中画了薛涛像,由华阳罗湘刻为石刻竖立于清穞室中;在室前建了个小牌坊,上题“枇杷门巷”。就是把薛涛在万里桥边的住处名字搬来,再配上“古井冷斜阳,问几树枇杷,何处是校书门巷;大江横曲槛,占一楼烟月,要平分工部草堂”的联文。这下好了,仿佛薛涛真是在这里住过,而且诗书制笺一生的活动,都像是在这里了。从那时起,望江楼公园以薛涛为中心的建筑景观的规模就这样形成了。

     自从崇丽阁建成以后,茶社饭庄兴旺发达,往来行人路客,城内各色人等,都喜欢到这里来郊游宴会,经常成为人们踏青赏春的绝佳去处。在光绪年间,题吟之风十分盛行,比如江津的钟云舫、剑州的李榕、华阳洪锡爵、长州顾复初等等,为崇丽阁和各处的楼台亭榭撰写的长文名联,都在这里刊刻并悬挂出来,供游人欣赏、品评。另外,这里江边曾是东下的水码头,接风饯别,游览江楼,更添情怀,因而日趋繁华,游人络绎不绝。每年的端午节,濯锦江上龙舟竞渡,岸上观者如云,楼前万众欢腾,邻近的各州县也来赴会,其盛况蔚为壮观。可以说,因为崇丽阁、吟诗楼、濯锦楼都可以登楼望江,于是约定俗成,就把这一段地区总称为“望江楼”了,有些诗词里也简称为“江楼”。

历代各阶层人民如此怀念薛涛

不是没有原因的 !

     唐代女诗人薛涛,出生贫寒,而才华出众,在成都度过了她的一生,和当时的名人元稹、白居易、牛僧儒、令狐楚、裴度、严绶、张籍、杜牧、刘禹锡等等这些文豪,尽相唱和,写了大量诗篇,其中有不少是歌颂祖国美好山河、关切劳动人民疾苦的佳作,对中唐文化的发展起到了一定的作用。雪涛的《洪度集》以及她创制的“浣花笺”——雪涛笺,一直流传至今,影响深远。她在万里桥边、浣花溪畔、碧鸡坊舍活动过的旧址,踪迹早已杳不可寻。因此,为了纪念女诗人雪涛,由坟到井,建造与她有关的楼台亭榭,从而把望江楼臆定为她的故居,还开辟成了广大人民休息娱乐的旅游胜地。

       端午节,和我在望江楼走一走。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shulil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