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有四个不同年代的高考故事,有跟你一样的吗?

发布时间:2018-06-13 22:08

今年的高考有些特别,不经意间,00后就到了成年的年纪。高考结束那天,我采访了一位考生,我问她对大学生活憧憬吗?她说,憧憬,因为有人跟她说,大学很清闲。

 

想起去年,恢复高考四十年之际,我采访了四个不同年代的考生,关于高考的不同故事。今天,我想把这些故事分享给大家,时代不同了,学习的方式更加多元化,孩子们的选择也会更加多元化,大学并非是未来的唯一选择,也并非是学习的主要场所。但我很认同《看理想》里的那句话:“大学的意义,则更应当是人格的养育,自由和独立精神的唤醒。”


70年代考生 

虞立红:恢复高考面临人生抉择  高考磨练更显大学可贵


1977年9月,国家教育部决定恢复已经停止了10年的全国高等院校招生考试。虞立红是北师大珠海分校副校长,恢复高考那年6月,正好是她初中毕业,如果继续读高中,未来她可能要下乡插队。如果不读书了,虞立红还能顶替家长享有一份不错的正式工作。但虞立红还是放弃了工作,继续读书。

 

1979年参加高考后,虞立红被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录取。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她当时的心情倒是很平静。虽然在那个年代,大学培养的都是精英,高考对于大部分考生来说,确实具有改变人生的重大意义,但那个时候,大家对于高考又看得较为平淡,远没有现在这么紧张,大家的想法更为单纯一些。

 

回忆起当初为什么那么坚定读书,虞立红说,在她看来倒没有那么明确,好像也不是要改变命运,要如何如何。但是对于大学却是非常仰望的,虞立红非常欣赏学者的儒雅:“所以我觉得我要到大学的氛围里头,去熏陶熏陶。”

 

毕业后,缘于对大学校园、大学生活的热爱,虞立红选择了留在母校工作。虞立红说,如果时光倒流,让她回到过去再做一次抉择,高考依然是她坚定不移的梦想。

 

聊天中,虞立红展示了一张大学时期的黑白照——和室友们走在北师大的校道上,照片略显模糊,但那神采奕奕的青春,却清晰动人。虞立红非常喜欢这张照片,那个时代并不富裕,但大家非常享受校园生活。


80年代考生 

郑明远:像对待高考一样对待人生


郑明远出生于1964年,1981年参加高考。因为当时升学率不高,所以高考也被称为“过独木桥”。

 

郑明远说,他所就读的重点高中,很多学生都交不起14块钱一个月的伙食费,他们只能从家里带米交给食堂,配着咸菜下饭,对他们来说,高考就成了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然而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大学录取率可远不如现在,他们不得不更加刻苦,才有希望跨过这条独木桥,成为“天之骄子”。

 

由于高中成绩一直保持优秀,发挥也很稳定,1981年夏天,郑明远顺利考上西南交通大学。他回忆,在他入校之后,高考中断十年后的首批考生也仍然在读。所以当时就出现了一个只有在那个年代的校园里才会看到的有趣现象——五个年级共校:有的学生三十多岁了,有的学生才十六七岁。“所以走去教室的路上,浩浩荡荡的人群中,有父辈一样的,也有小孩似的,那是学校里很独特的景观。”

 

和现在有不少学生把高考结束当作是一种解脱不同,对于他们,考上大学才算真正打开了知识世界的大门。那时候大学里面的教室和课室都是很稀缺的,经常是两百人上一个教室,老师上课没有麦克风,但是坐在最后排都能听得清清楚楚,因为太安静了,大家都很珍惜学习的机会,只听见学生做笔记的纸上发出来的沙沙的声音。

 

郑明远说,当时那一代人大都怀着崇高的理想。高考对于他们,不仅仅是个人命运的改变,更意味着将肩负起改变国家命运的使命。


“因为那个时候整个国家都是百废待兴,大家都有一种情怀就是要学好知识,要去建设这个国家。比如高考完之后,同学与同学之间写的临别赠语,现在看来是非常高大上的,比如那时候都写着‘努力攀登科学高峰、为祖国四个现代化添砖加瓦。’”

 

如今,郑明远已经成为了一位大学老师,每天都面对着刚刚从高考中走过来的学生。他感慨,时代不一样了,学生的选择也不一样。但无论在何时,做任何事情都应该像当年对待高考那样,一心一意,认真刻苦,这也是为人处事的态度。


90年代考生

唐华:一次高考感受三大变革


在恢复高考的1977年,唐华正好出生;1995年,唐华参加高考,又刚好遇到了全国性的高考改革:那一年,除了上海,全国都开始采用“3+2”考试方案,其他科目进行会考,也就是普通高考招生分为文理科两类,所有考生必须考数学、语文、英语三科,其中文科加考政治和历史;理科加考物理和化学。

 

唐华回忆说,上世纪90年代初,他们的学习条件可没有现在这么舒适,教室里既没有空调,也没有风扇,而高考时间又是在天气炎热的7月,再加上那种越临近高考越凝重的备考压力,学生们都把那时的7月称为“黑色7月”。


不过相比起才恢复高考那个年代的考生,唐华说,他们的备考条件其实也算改善很多了,毕竟那时改革开放已经十几年了,经济社会也有了长足的发展,再加上独生子女政策的实施,很多家长开始有时间和精力关注到孩子的学业,当然这样对孩子的压力,无形中也多了很多。


“比如说平时母亲会做很多好吃的,为了不打扰孩子的学习环境,家里可能为了孩子不看电视,走路声音也轻一点,在高考当天,很多家长都会送孩子去考,一直等到孩子考试结束出来这样的。”

 

上世纪90年代初,正是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关键时期,涌现了不少新兴的就业门类和行业,而那时高校的热门专业也随之发生了转移。唐华说:“我们那一年考试开始流行出国热,开始流行财经、金融类,当时社会上就业好的是经济类的。”

 

还是在1995年,唐华她们经历的高考变革不仅仅体现在考试形式上,就在那一年,高校并轨收费制已在全国推行,这同样影响了不少考生的选择。除此之外,唐华大学毕业那年,大学生不再享受国家分配待遇。


从1995年到1999年,她因为一次高考经历了考试、招生和就业的三大变革。1999年,全国高校招生人数也激增了22万。从此,中国大学由精英教育走向了大众教育,越来越多的孩子能够享受到大学不一样的学习氛围。


2014级考生 

张润发:高考不是唯一  但“打开”更多选择


对于90后的年轻人来说,高考已不再是他们改变人生轨迹的唯一选择,但却依然承载着许多人关于青春、汗水和理想的故事。1993年出生的张润发2014年参加高考,在他看来,高考那段共同进步的回忆非常值得回味。

 

回想起自己的高考经历,张润发说,相对于父辈来说,现在的学习条件已经很好了,无论是学校硬件、师资等等,都是过去不可比拟的,所以,他在面对高考时,没有理由不用功。

“每天早上我是从早上六点钟,跑到走廊背单词,然后晚上晚自习是等到十点多,才回到宿舍打扫卫生,还有洗漱之类的 。”

 

张润发说,对于很多90后来说,物质上的压力确实不算太大,但精神的压力却不会比父辈们少。面对家人和老师的期待,高考好像已不再是一个人的事情,所以他们也曾经迷茫、不知所措。好在,张润发的抗压能力不错,还在备考中也找到了自己的放松方式——偶然一个人到操场散散步,放空下思绪,又或是抽空偷闲看部电影,然后又继续朝着目标前进。

 

现在的张润发,还是和高考那段时间一样努力,在大学里如饥似渴地学习着各种知识。他说,如今的高考已不再是那座“千军万马”要抢着过的“独木桥”了,他之所以还这么努力,是为了给未来更多更恰当的选择。

 

“高考并不是唯一的选择,但是高考、或者说上大学,对于我们来说的话,更重要的就是,自己想找一个适合自己的、比较好的大学,还有一个适合自己比较好的专业。这是我们这代人所期望的,而不是仅仅寄托于大学,想着我上完大学我就能走出另一条最正确的人生道路 ,并不是这样。”

 

张润发说,其实他一直坚信,付出肯定是有回报的,之所以现在看不到预期的效果,那肯定是付出的还不够多,或者说付出的周期还不够长。这就和农民种地等待收获是一样的道理,所以只要前期耐心地耕种、施肥、管理,秋季的收获肯定不会差到哪里去。这也是他想对所有考生说的。


注明:图片来自影视作品《高考1977》《高考》《一起同过窗》

作者

LJ

杀手脸钢化玻璃心的雌雄共同体

我会坚定地好好地活


苹果土豪扫一扫

打赏支持我们!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shulil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