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余生沉浮守天涯作者临宵月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0 20:07

《余生沉浮守天涯》又名《情如鸩酒,噬骨入髓》,是作者临宵月所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於尘冽和言柒之间的爱恨情仇...

余生沉浮守天涯作者临宵月在线阅读

第一章  

痛到伤心才知情。

我一直以为这句话是骗人,后来才知道是我见识太浅薄了。

——————

“言柒,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什么叫才叫做伺候男人!”冷酷狂傲的声音伴随着床咯吱咯吱的响动。

床上,两具赤裸的身体紧密交缠着。

言柒被固定在木椅上,丝质绸缎下是微微隆起的小腹。

噬骨的痛就像是扎根在骨髓里,每时每刻渗发着凉意。

“免费的活春宫,主角还是万人之上的皇上,我为什么不看?”平静语气下掩饰不住的寒心,言柒放弃了挣扎,可仍旧阻止不了胃里波涛汹涌的反胃。

“吐啊,恶心是不是?言柒,既然要看,千万别闭眼,来人,把她给我按住!她敢闭眼,朕便斩了你们的脑袋!”暴怒的声音席卷着空寂的寝殿。

言柒扬起嘲讽的笑,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心早已痛到麻木。

她乃是前丞相言云旗的嫡女,更是先皇指定的皇后,人前她有多高傲,人后她便多低贱。

“我从未想过抢萧溪琉的皇后之位,不管你信不信……”肚子里孩子抗议的在闹腾,言柒脸色苍白得可怕。

“你敢说不是你求父皇临终前把凤位传给你?!言柒,你到底是多么攻于心计!”

越多的辩解,就是越多的掩饰,言柒却始终没有眨眼,一眨眼,满殿宫女太监皆会被下斩。

“我不会闭眼……”身后的宫女太监害怕得抖成筛子,几名胆小的早已跪在地上。言柒云淡风轻的说着,企图给他们心理安慰。

越是这般不冷不热的态度,於尘冽的怒气便越燃越旺。

对!她言柒就是有那样的本事,面临泰山崩而面不改色!如果不是一道圣旨将她推上凤位,他也真以为这女人什么都不在乎!

“言柒,你给朕好好学着!就凭你那床上的手段,怎么可能坐稳皇后之位!”

女人一道高过一道的浪叫,床上两道身影变换着不同的姿势。

言柒背脊僵直,恨不得堵上自己的耳朵,同时肚子也越来越疼!於尘冽,你就是知道我在乎你,你才可以这般肆意践踏我的真心是不是?

先皇知道我钟情于你……

父亲知道我从小爱慕你……

就连我的贴身丫鬟也明白我对你的真心……

可为什么你觉得我是窥视凤位?

自嘲的笑着……

双目对视的那一瞬间,於尘冽猛地翻身而下,一脚踹翻了木椅。

重重的倒地声。

“言柒,你到底明不明白什么叫天子威仪?!你再敢这般看朕,朕便砍了你的脑袋!”

木椅残屑溅到脸上,言柒嗅到了铁锈味,肚子更痛了……

她咬紧牙关,不敢表露,因为,於尘冽绝对不允许她怀上属于他的孩子!

“威仪?威仪是我给你的?还是你给世人的?皇上,想要让世人怕你,你便应该有天子的气势!”言柒抹掉脸颊的血迹,腹痛得她好想哭,她很在乎这个孩子,即便孩子他爹不知道他的存在……

第二章

“言柒!”於尘冽低呵一声,掐住女人的下颚,“少拿书上那一套对朕说教,朕最讨厌的便是你这副苦口劝谏的模样!你是女人,不是朝廷上的大臣,更不是朕的皇太傅!”

“我知道啊,我是皇上的皇后、皇上的贤内助。”

所以,即便我死,萧溪琉也别想染指后宫半步!

“你……”於尘冽气极!毫不留情的扇了言柒一巴掌。

头晕眼花……

肚子反应激烈,孩子,你是不是也在给母妃打抱不平?!

没关系,母妃不生你父皇的气。

你少闹腾一会,让母妃好受些,可不可以?

“皇上……皇后晕过去了!”一道宫女的惊呼声。

於尘冽冷冷看了一眼,恨不得她从此消失,可又想起先皇那道圣旨,气急败坏的说道:“叫个太医给她看看,留她一条命即可。”

“诺。”

“摆驾流云宫。”

流云宫正是萧溪琉的寝宫,萧溪琉没有封号,更不是嫔妃。

刚入夜。

一道急喘从胸肺涌起。

“皇后娘娘,您醒了?”

顺着担心的语气往上看,言柒看见了柳太医苍老关心的脸庞。

“娘娘,您身怀六甲,下官不敢擅自给您开药。”银针慢慢从言柒的额头上取回,“怀孕期间切忌情绪波动,这次您动了胎气,已经元气大伤,再有下次,下官不能保证胎儿保得住。”

老太医声音很惆怅。

言柒黯然的低下头,手掌覆上微隆的腹部,外表富丽堂皇的宫殿,内里却是空荡荡的凄凉,一件装饰物也没有。

“娘娘,快入寒冬了,即便不为了您自己,也该为了孩子,多添几件御寒衣物。”老太医抹掉眼角纵横的老泪,他从二十年前便跟着前丞相,如今,也是看着前丞相家日渐衰败,“真是苦了娘娘您了。”

言柒挤出笑容,“言柒不苦,谢谢柳叔叔替我保密怀孕这桩事。”

嘴角荡漾起幸福的笑,至少,她并不是一无所有,她有一个孩子。

窗外下起了鹅毛大雪,一寸一寸覆盖着花草树木,世间一切都裹上了一层银装。

天气更冷了。

寝殿的一扇窗户坏掉了,缕缕的寒风刺骨穿透进来,棉被已经没办法保暖了。

茯苓哭着鼻子冻红了双耳,“娘娘!他们欺负人!月利不给奴婢就算了!连火炭也不给!”

这不是很正常吗?

“乖,不哭。”言柒摸出丝帕轻轻的抹掉小丫头的眼泪,“当初就该让云姑姑带着你,好过跟着我在宫里吃苦。”

“娘娘,您就不气吗?!小皇子就不冷吗?!”

摸着肚子的手一僵,言柒努力扯了扯微笑。

“恩,不冷。”

手背上早已冷出冻疮,指关节也是惨白。

“茯苓,你要是夜里怕冷,就来跟我挤一床被窝吧。”言柒淡淡的说着,仿佛天崩地裂也能云淡风轻。

“真的可以吗?娘娘。”

“为什么不可以?今时不如往日了,我哪儿还有娘娘的样子。”言柒抚摸着肚子的手很有节奏,这几天她能感受到孩子给她的回应。

天气再寒冷,但心是暖的。

第三章

偌大的皇后寝宫,空荡得比冷宫还寂静。

夜晚,薄薄的一床棉被盖住两人,言柒努力着双手护住肚子。

刚怀孕时,她总是莫名地晕眩、恶心、持续的低热和腹部胀痛。担心被人发现端倪,看病寻医只敢找柳太医,也多亏柳太医看在以往的情分,愿意为她保密。

可笑的是……

於尘冽竟把孕吐当恶心。

若是正值入冬之时,宫殿冷潮囘湿,手脚冻得麻木,言柒和茯苓便想着去藏书阁蹭些暖气。

“把炭火点旺些,别烧着书架!”管事的太监努力加着炭火,冬天到了,为防着书籍发潮,以及文武百官时不时过来翻阅书籍,暖气是为了不时之需。

言柒和茯苓避开着人群,走到最里面,高大的书架挡住两个人的身影。

茯苓高兴得搓了搓手,“娘娘,这里好暖和。”

“乖,你去角落坐会,我去找本书看看。”

言柒最大的兴趣之一,便是读书。七岁那年,她破例以女子之身入读皇家学院,先皇对她疼爱有加,经常将她抱在怀里,对她说,以后她必会凤舞九天。

她那时候不懂,渐渐发现,不止先皇,连带他父亲,也将她作为未来皇后人选培养。

想起小时候某些趣事,言柒脸颊露出微笑,也坚信,自己不会辜负他们对自己的厚望。

“萧姐姐,您当心台阶,来人啊,快去奉一杯茶。”一道皎悦的女声传进耳朵。

茯苓慌张的跑过来,“娘娘……”

言柒微微探头看去,一眼看见了萧溪琉和几位嫔妃步入藏书阁。

萧溪琉一步挡住她去路。

“我说藏书阁怎么臭熏熏的,原来皇后娘娘也在这里啊?”萧溪琉掩着口鼻凑近,加重了皇后娘娘四个字,“您乃后宫之首,为何不注重仪态,您到底几日未曾洗漱,竟有臭味了?”

臭?

难怪天气愈发冷了,却没有太监往她宫里送热水了。近几日她都是轻轻擦拭身体,但绝不会有任何臭味。

“本宫先回宫了。”言柒冷声说道。

“我说过让你走了吗?”萧溪琉嚣张的拦住她,眉眼是掩盖不住的得意,“你大概不知道言丞相今日便会在午门斩首了吧。”

好似晴天霹雳当头一击,言柒浑身麻木。

“我父亲好歹是皇上的太傅,皇上再心狠手辣,也不会动我父亲。”堪堪稳住摇摇欲坠的身体,言柒强挺着脊梁。

萧溪琉放声大笑,“不信?不信你可以去午门看一看!”

“倘若是真,我父亲犯了什么罪行?!”言柒藏在袖里的手指泛白紧握。

“贪污赈灾银两的罪名够不够?”

“不可能,我爹不会做那样的事。”

萧溪琉恶毒的附身在言柒耳边,小声说道:“是我让人伪造了证据!你夺我一个皇后之位,我便要你们言家十倍奉还,你爹和你一个都别想跑!”

“萧溪琉,你无耻!”言柒气极,头开始眩晕。

同一瞬间,萧溪琉眼眸扬起恶毒的光,抱着言柒往地上摔去。

茯苓吓得一叫,“娘娘!”

各嫔妃高喊:“萧姑娘!”

第四章

一抹金黄出现在藏书阁门口,於尘冽快奔过来,刚好看见两个女人同时跌落,言柒砸在萧溪琉的身上,重重一声闷哼,听见了肉体重击落地的声音。

“啊!好疼!皇后娘娘,你为什么要嫉妒我怀上了皇上的孩子!”

“我的孩子是无辜的!呜……好疼!尘冽,我们的孩子没了……你不要怪皇后,她是无心的,她一定不是故意的……”

言柒心脏猛地一缩,不敢相信的低头看向萧溪琉的肚子。

萧溪琉泪流满面,哭着向於尘冽伸手。

“言柒,你在干什么!”男人暴怒,一把推开覆盖在萧溪琉身上的她,言柒一下子摔倒在书架边,噼里啪啦一堆书架应声而倒,好几本书直接砸在她的肚子上。

好疼。

“我没有,不是我推的她!”言柒极力否认。

一摊血从萧溪琉裙摆里流出,太监宫女慌张的呼喊,“快!快叫太医,萧姑娘流产了!”

脸颊狠狠挨了一巴掌,於尘冽一把拽住言柒的衣领,“朕就知道!言丞相不是好东西,他的女儿更不是好东西!亏朕还有一丝怜悯,总想饶你爹一死,现在一看,完全没有必要!”

是真的!

於尘冽你真的想要杀了我爹!

言柒鼻子一酸。

肚子剧烈疼痛。

“你想要做什么?”语气颤抖。

“来人,把她给朕押到刑场,朕要她亲眼看着她爹人头落地……”

心彻底寒凉。

哭声难以抑制地从喉咙倾泻出来。

“於尘冽,我爹曾经是你的皇太傅,你当真一点感情都没有吗?”淅淅沥沥的雨开始下,言柒的心也在滴血。

十几年了,谁待你真心,你当真半分不知吗?

是不是萧溪琉说什么,你都信!

“感情?那你争夺凤位时,怎么不跟朕谈感情?是谁刚入宫时,对朕说,什么都不争什么都不夺,只要守在朕身边便好,言柒,是你先变了!”於尘冽直接让侍卫按住言柒,自己手忙脚乱的抱住萧溪琉。

萧溪琉靠在他怀里,哭得痛哭流涕。

言柒好想笑,好刺眼。

“溪琉,你别哭了,我们孩子的仇,朕一定会报。”

“你不要伤心,以后我们多的是孩子,朕绝对不会放过她。”

萧溪琉假惺惺的抽噎,“尘冽,不是皇后娘娘的错,她肯定不是故意的,你放过她吧。”

“你就是心太软,她不值得你求情!”於尘冽紧紧抱住怀里的女人,急声大喊,“你们在干什么,太医呢!太医再不来,朕便砍了你们的脑袋!”

好刺眼!

言柒恨不得自己瞎掉,好过看着最爱的男人抱着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对!就是我推的……”言柒笑了,笑得很惨然,“我绝不会让一个无名无分的孽种出生,於尘冽,我告诉你,只要有我在一天,萧溪琉永远不可能入宫为妃!”

“来人,把她给我押下去!”於尘冽气急败坏,一道耀眼闪电将大地照亮,言柒惨白着脸闭上眼,肚子巨疼得浑身无力。

第五章

雨点噼里啪啦落在脸上,刺骨的冰冷。

鲜血染红地面,淋漓大雨混杂着血水,言俯上上下下七十八口人跪在刑场上。

一滩滩鲜血从邢台流下来,午门血流成河。

茯苓早已哭得泣不成声。

“不要……不要……娘娘,您救救他们,救救云姑姑……”

一颗人头血淋淋的飞到言柒脚边,云姑姑……

眼泪汹涌爆发。

记忆一幕幕快速闪过,那个从小呵护自己的乳娘,哭了会哄她,高兴了会逗她笑的人,死死定格在言柒面前。

狠狠闭上眼,言柒扯出一抹绝望。

“於尘冽,你没有心!”

“爹,是女儿对不起你,是我错了……”

“我不该不听您的话,非要扶持於尘冽登基,是我错了!”刑场上,撕心裂肺的哭声,言柒眼泪倏地滚落,浑身虚软瘫坐在地上。

“言柒,你争走溪琉的凤位又怎么样?一年前你怎么害得溪琉家破人亡,我便要你十倍偿还!”

冬天的风冷如刺刀,可再冷,也冷不过男人说出来的话。

“我没有!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相信?你配?!”龙袍袖口沾满血迹,那是他还未出生的皇儿,於尘冽怒目圆睁,狠狠拧紧那方血迹,“刽子手呢?把言有良给朕斩了,朕要你们言家血债血偿!”

“不要……不要……”四肢被侍卫按着,言柒用力的摇着头,血水混着泪水流下,呼吸接近贫瘠,“於尘冽,你忘记那些年我父亲是怎样亲手扶持你的吗?”

“你所谓的扶持,就是把朕当做傀儡吗?”於尘冽双眼通红,内心早被萧溪琉孩子的掉落,气得理智全无,“一再直呼朕名讳,来人,给朕掌嘴八十板。”

邢台上,中年男人仿佛老了十岁,心疼的看着言柒被扇巴掌,嘴巴无声的说着什么。

雨下的很大,大得掩盖了所有的声音。

视线模糊,脸颊上火辣辣的疼。

言柒不顾身体的禁锢,一个劲的往前爬,想要爬到父亲旁边。

“爹,我错了!是我错了!”

当初您说於尘冽手段很辣,不是为君之选,是我不信!是我非逼着您和先皇扶持他上位!是我极力说服你们,定会看着他成为一代良君。

一切都是我太自信了!

“斩!”於尘冽一声落下,刽子手挥起砍刀。

血溅四地。

头颅滚到言柒脚边。

她什么都不管不顾了,用力挣开侍卫,抱起那颗不会再哭不会再笑的头颅。

“爹!”

撕心裂肺。

於尘冽的心脏猛然一揪,十几年来,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不知何时忽然变得争锋相对。微微皱了下眉头,於尘冽告诉自己,为了这样一个功于心计的女人,不值得!

如果不是她和她爹,萧溪琉早该是自己的皇后了。

要不是萧家力挺,他永远只能缩在言家的羽翼下,他欠萧家一个皇后之位。

午门的阴暗处,萧溪琉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言柒,这就是你跟我争的下场。”

旁边一个小宫女为她遮着伞,“萧姑娘,您的身子……”

“当真以为我怀孕了吗?走吧,我们回宫了,既然做戏,自然要做全套。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shulil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