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与禁忌

发布时间:2018-05-16 19:07


和你一起传播知识,这里是知识传媒院


最近看到一个问题,韩寒那句著名的话,“小孩子才讲对错,成年人只分利弊”怎么理解?是不是说,成年世界里就没有是非观了,小孩子是纯洁的,成人是堕落的? 这种腔调,我们经常听到。


那好,我们今天就举个例子来看。


这个例子就是色情业。


在传统道德上讲,色情业当然不对,是洪水猛兽。但是,可能你也听说过,很多有经济学知识背景的人,都主张要对色情业非罪化,也就是可以有管理地放开。


他们讲的道理很简单,就是成年人之间,只要是基于自愿,不侵害他人利益,包括性交易、色情电影、色情杂志,是可以解决很多社会问题的,比如性压抑和性犯罪。这个行业的人们,尽管做的事情让很多人看不起,却没有侵害他人,这和偷盗抢劫的罪犯,还是有本质区别的。


这个道理对吗?反正我是理解,甚至也觉得就是对的。但是对的东西,在公共政策上就行得通吗?


你看,观点的是非就碰到了政策的利弊。


就算是在有的西方国家,性产业已经高度合法化,那又怎样,政府也没完全放手。妓女不能大大方方工作的,她们的工作场所,被划定在一个范围之内,那里叫红灯区;妓女不能在大众媒体登广告;色情杂志可以有,但是绝对不能卖给未成年人,等等。咱们中国法律对色情产业的态度,则更是严厉的禁止。

为啥?


不是政府不知道经济学家讲的道理,而是政府必须体现全民的综合意志和普遍的道德观念。现代政府除了要提供和平秩序、司法服务、公共服务,还有一项重要功能:道德教化。


政府既然是社会核心,也被民众视为道德标杆,就更不能带头违反道德。所以,理论上的对错经济学家可以继续争下去,但是如果这件事不是普遍的社会共识,政府就绝对不会放开色情业。


那你说,色情业就一定错了吗?


不是,越是禁忌的东西,往往又在客观上对文明有巨大的推动作用。


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很多文学作品,放在当时标准,其实都可以归到色情产业这一类。比如乔叟的《坎特伯雷故事集》,薄伽丘的《十日谈》,甚至莎士比亚的很多戏剧,里面包含有大量三俗内容。


古登堡印刷机发明之后,一般的说法,印刷最多的是《圣经》——其实那只是正规出版物。事实上,印刷最多的,还是难登大雅之堂的低俗读物。商人大量出版沾荤带色的低俗读物,这极大地推动了印刷读物的传播。


比如,拉伯雷的《巨人传》是文艺复兴时期的经典文学作品。可是你仔细阅读,里面还是有很多三俗内容的。比如说一个女人裸露下体,吓走了前来进犯的魔鬼等等。


这种读物在当时是遭到严格审查的,但是依旧传播甚广。据说,《巨人传》头两个月的销售量,比《圣经》过去九年卖得还要多。


到近代,摄影术的发明,也被称为“色情业历史上最重要的事件”。


1839年法国人达盖尔发明银板照相术——这也是胶片照相的原理,最先应用这技术的就是色情业。为了致敬这位先驱,著名的”1024论坛“,就把他们的照片板块,取名叫“达盖尔的旗帜”。


至于色情电影,可以说,几乎是和电影同步出现的。


人类第一部电影放映不到两年,第一部色情电影就出现了。爱迪生发明了有声电影,最早拍出来的片子之一,就是裸体女人的出浴奔跑。至于有线电视、录像机的诞生和普及,都和色情产业有着密切相关。现在非常火,播放《权力的游戏》的HBO(美国家庭影院),它最开始打的招牌也是,可以看主流电视看不到的色情电影。


互联网领域,那就更不用说了。现在很多必不可少的互联网功能,其实都是色情业首先推广开来。


比如在线支付系统,开山鼻祖并不是PayPal,而是90年代中后期为色情网站付费而发明出来的。像亚马逊、易趣等电商巨头还乳臭未干的时候,色情网站就已经开始探索互联网付费。像现在内容付费,优酷会员、爱奇艺会员等等,从商业模式上讲,其实都是色情网站的学生。


你看,新技术的最早应用者,总是色情产业。它对新技术的大规模普及和迭代升级,其实有很大的作用。


当然,如果你认为,通过色情开拓的人类技术新边疆,会被这些内容一直占据,那就大错特错。


色情文学现在还有吗?当然也有,但是已经非常边缘,只是作为一些人的隐秘消遣,其实影响力越来越小。


色情图片也是类似,虽然刚开始整体数量非常多,但是和现在真正爆发的图片大潮相比,几乎不算什么。


1970年代录像带刚出现的时候,淫秽电影一度占到全部录像销售的一半左右,在一些国家,这个比例甚至高达80%以上。可是,仅仅过了十几年,这个比例就下降到10%到25%。一直到现在,色情电影在电影产业的比重,也在缓慢地下降。


现在很多人抱怨,互联网上乌七八糟的色情内容太多,其实和十几年前比起来,已经不算什么。将来的互联网,色情内容也一定会边缘化,这个是毋庸置疑。


色情内容作为一种永远好奇,永远探索的力量,它一定会去开拓技术的新边疆。未来什么VR领域(虚拟现实)、AI领域(人工智能),可能最先打开消费市场的,还是一些三俗的内容。但是一旦这项技术成熟,其他的内容涌入进来,它们又会跑到其他更新的领域去探索。


这就是色情业和人类文明有趣的互动方式。


一方面,对于色情和性的话题保持敏感和禁忌,我们主流的社会道德伦理就建立在这种禁忌上;另一方面,基于人性深处的隐秘冲动,在一些幽暗角落释放出来,用于探索新技术,创造出财富和文明。这两个现象是并存的。


综合今天讲的话题,你会发现色情业在道德上是禁忌的,在学理上是合理的,在法律和公共政策上是被严厉管束的,而在文明上又是贡献卓著的。


这些话如果说给一个小孩子听得的话,理解起来就会很困难。一会对一会错,这是咋回事?


而一个成人就应该有能力理解,所有这些都各自成立:


无论是道德上的直觉,还是学理上的是非;公共政策上的利弊,还是文明贡献上的有无,这些是并行不悖的层次。


还是回到韩寒那句话,“小孩子才讲对错,成年人只分利弊”。


成人不是道德感降低了,而是有能力超越道德,更加接近于一个真实的世界。


知识传媒院,明天见。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shulil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