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让我勇敢》安七月傅齐琛

发布时间:2018-05-17 12:52

简介:安七月追逐了傅齐琛很多年,后来他们结了婚,她以为这么多年来,他终归对她有点感情的,但一次次眼中所见的事实告诉她,并没有的。她唯一遗憾的是她未曾与他有过孩子,可在她得知自己患癌的时候,却有了身孕。又是后来,安七月的求生欲望,也生生被傅齐琛磨灭了。她想,就这么算了吧,反正他也对她不曾有爱。


第一章丢失的爱情

“大夫,我是不是快死了?”安七月望着拿着她的化验单一直踌躇不语的医生问道。

医生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同情:“你家里真的一个亲人都没有了?兄弟姐妹也行。

”“没有了。

”安七月摇了摇头。

如果他都不能称之为亲人的话,其他的人,就更不是了。

“也不是真的没救。

”医生犹豫着:“胃癌中晚期,好在还没扩散。

现在住院,立刻手术的话,成功率有百分之二十……”“您就告诉我还能活多久就行了。

”安七月摆手制止了医生的劝说,平静的问道。

“不手术,大概三个月到半年。

”——安七月将诊断证明随手折了两下,塞进了衣服口袋,急匆匆的赶回公司上班。

可是刚到公司,就再也控制不住的冲进洗手间,蹲在隔间里吐得死去活来。

空空的胃里火烧火燎的疼,却什么也吐不出来。

安七月一边吐,一边想,或者自己最后会这么疼死吧?越想越难受,忍不住的想哭。

只是即便如此,她依然记得待会儿还有一个会要开,不能哭花了眼妆,只能拼命忍住。

踉踉跄跄的走出隔间,却听到门口传来一声轻叹,她不由得停住了脚步。

那个声音对于安七月来说,实在太过于熟悉,五年来,多少回,他在她的耳边发出这种满足后的叹息。

而现在……安七月用力打开洗手间大门,果然,就在盥洗台旁边,她的老公傅齐琛和他的秘书云凯琪拥抱在一起,正上下其手,旁若无人的亲热着。

看到安七月出来,云凯琪放在傅齐琛小腹下的手讪讪的想往回收,却被他一把拉住,重新放回原处,用力的揉搓着。

安七月一脸淡定的从上到下将两个人打量了一遍,而傅齐琛则迎着安七月的目光,回给她一个灿烂的笑容。

然后一把扭过云凯琪的脸,凶狠霸道的吻上去,一边吻,下半身还就着云凯琪的手,快速的动作着。

安七月抬腕看了一眼时间,距离企划部的会议只有不到十分钟了。

她遗憾的冲着傅齐琛摊了摊手,为没有将这么火辣的现场表演,观摩完毕而表示遗憾。

一直走到了走廊拐角处,安七月才用力的吐出了一口气,胃里又一次拼命的疼了起来……安七月和傅齐琛是大学同学,他大她两岁,可是她却连跳两级,是他们那一届的传奇。

是安七月追的傅齐琛。

为了这个穷小子,她拒绝了家族联姻,被父亲踢出家门,用母亲留给她的所有遗产和傅齐琛一起创业,开了这家电子公司,并且只用了短暂的五年时间做到了全国十强。

她赢得了事业,却丢掉了她最初的爱情。

——会议结束之后,安七月慢慢的走回办公室,胃里一阵阵的痉挛,却没有一点胃口。

她还在思考着,要不要让秘书去帮她订一份白粥,却差点一头撞进了那个男人的怀里。

安七月抬起头,看着傅齐琛双手环胸站在她的办公室门口,斜倚在墙上,依然是那么的风姿绰约,让人移不开眼睛。

她实在是懒得理他,侧过身子想要进屋,可是就在两个人身体即将接触的时候,傅齐琛忽然拦腰将她抱住,直接一个大回转,用力的将她抱进办公室,按压在办公桌上。

安七月的胃直接撞在了桌角上,疼得她眼前一黑,差点窒息。

她用力的挣扎了一下,换来的却是傅齐琛那一声熟悉的浅笑。

“好看吗?”他问。

“当然好看。

”安七月用力的推开他,在他目光触及不到的地方,悄悄的擦去额上的冷汗,这才坐回自己的位置,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热水。

温热的水进入腹中,多少缓解了一些那让人忍无可忍的疼痛。

她舒服的眯了眯眼睛,冲他微微笑道:“那么火爆,刺激的免费春,宫,怎么会不好看?”傅齐琛的目光深了深,再次轻笑出声:“想我了没有?”“想你什么?”安七月反问。

傅齐琛无奈的叹了口气,大踏步的走到安七月的面前,一把钳制住她的下巴,用力的吻了上去。

安七月挣扎了一下,如同之前无数次一样,根本无法撼动这个男人。

她只得认命的任他为所欲为,耐心的等他吻够,抬起头,居高临下的审视她,就好像在检查他的成果。

可是,等待他的,只能是又一次的失望。

在安七月的眼睛中,他再也找不到曾经的痴恋和压抑不住的欢喜,看到的只有忍耐和冷漠。

似乎,他希望看到的那些,不过是他脑子里臆想出的幻影一般。

他愣愣的望着她,似乎是在回忆,他和她之间,是从什么时候起,变成了现在这样的?而此刻的安七月,却觉得自己又想吐了。

一想到他的那张嘴,刚刚吻过别人,胃里就抑制不住的往上翻涌。

她的心里一阵悲凉,忍不住自嘲,她的胃癌估计就是被他恶心出来的。


                第二章 让我好好爱你

     “七七,”傅齐琛温柔的将安七月拥在怀里,将头埋在她的脖颈处,轻声的呢喃道。

安七月实在是不能理解他这样做到底目的何在?按道理,一个会议开了两个多小时,他怎么也该吃饱了,并且也如愿的将自己气得半死。

现在他巴巴的跑到自己办公室来,这又是强吻又是肉麻的,到底是为了什么?“有事直说。

”安七月终于忍耐不住了,用力的将他推到了一边:“我忙,没事你先出去吧。

”可是傅齐琛却仿佛完全感受不到她的怒意,很自然的走到沙发处坐下,同时还朝安七月招了招手。

知道他无事不登三宝殿,安七月即使心里再不情愿,也还是走过去,坐在了他旁边的单人椅子上:“什么事?”“你不舒服?”他淡声问道。

安七月心里猛地一沉:“你胡说什么?”“胡说?”他皱眉:“别以为我没听见,刚才你在洗手间吐成那个样子,我又不是聋子。

”“怎么,怀上我的孩子了?”他一脸的似笑非笑。

“呵!”安七月冷笑:“你都两个月没回家了,怀上了,也不会是你的。

”话一出口,安七月就开始后悔,她知道自己的口不择言又将惹怒这个男人。

在公司里因为私人事件和这个人争吵,是安七月最为讨厌的事儿。

即使每个人都知道,这是他们的夫妻店,可是她依然不愿意显得如此不专业。

想到这里,她连忙放缓了语气,伸手推了推傅齐琛:“你先出去吧,我还有一堆事儿要忙……”可是话没说完,傅其昇一个耳光重重的甩在了她的脸上,将她甩得倒退好几步,直接摔倒在地毯上。

“你发什么……唔……”傅齐琛的手狠狠的掐住了安七月的下巴,将她的话掐在了喉咙眼里,再也说不出来。

他一下子跨坐在了她的身上,目光狰狞,内有厉鬼:“你还记得我两个月没回家啊?怎么,如你所愿了,让你有机会背着我找野男人?”“你疯了!”安七月用力的拽下了他钳制在她脸上的手,剧烈的咳嗽着,半晌才骂道:“你受什么刺激了,气话你也当真!”她试图将他推开,可是傅齐琛人高马大,又哪里是她能够撼动的?实在不想在办公室和他拉扯,她只得连忙道歉:“阿齐,你别生气,我说着玩儿的,只是想气气你。

”“那你成功了。

”他只是随便动了动手,就轻易的将安七月的两个手臂压在了头顶,然后冲着她冷冽的一笑:“我现在特别生气。

”说完,他一把抽出皮带,用力的将安七月的两只手绑在了办公桌的桌腿上,然后用力的将整个身子挤在了她两腿之间。

安七月用力的踹,却怎么也踹不到他,只得眼睁睁的看着他脱光了自己的裤子,用力的朝她的深处冲了进去。

办公室的门并没有关,即使安七月明白,在看见傅齐琛进来之后,公司里不会有谁这么没有眼色的闯进来。

可是内心深处,还是忍不住的感到强烈的羞辱。

她浑身发抖,看着身上的男人如同饿狼一般,怀着憎恨在她的身体里横冲直撞。

安七月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可是眼前晃动着的,却是之前在洗手间门口看到的那一幕。

那相拥在一起的男女,那熟悉的调笑声……是如此的刺目,刺心。

“七七,你舒不舒服?”“傅齐琛,我恨你。

”“七七,我满足不了你?”“傅齐琛,你让我恶心。

”安七月的声音里带出了哽咽。

“你放松,让我好好爱你。

               第三章 缺德事别做的太多

               安七月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沙发上,身上已经重新穿好了衣服。

她强撑着坐起身,望了一眼关好的办公室门,心里多少安慰了一些。

幸好傅齐琛还有点良心,知道给她留最后的一点体面。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秘书着急的声音:“副总在休息,有什么事我帮你转达!”“休息?现在几点钟,到下班时间了吗?”那个高亢的女声很熟悉,正是刚才趴在傅齐琛身上,叫得荡漾的云凯琪。

“你!”自己的秘书果然没有她战斗力强,一句话就败下阵来。

“让她进来。

”安七月揉了揉眉心,朝门口吩咐道。

“副总,总裁因为有急事出去,特意让我来交待您,今天晚上的生日会由您主持。

”云凯琪走进办公室,一如既往的保持着一个总裁秘书应有的仪态,完美至极。

只是她望着斜靠在沙发上的安七月,眼角闪过一丝狠戾。

可是速度快得倏然而逝,让人根本无从察觉。

生日会?安七月愣了一下,才发现今天是四月一日。

每月的第一天,公司都会召集当月过生日的员工,为他们庆祝。

其实也就是组织他们公款大吃大喝一回,增加一点集体凝聚力。

只是这种事情,以往通常是由人事部组织,傅齐琛很少参与,这一次他特特的让人来交待,是因为……“这个月你也过生日?”安七月抬眼,望向云凯琪,语气平淡似水。

“是的。

”云凯琪的脸上顿时染上了一抹轻红,笑容说不出的明艳:“地点总裁已经选好了,就在凯斯奇酒店。

”凯斯奇酒店,云城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呵呵,好大的手笔!安七月垂下了眼帘,心中不由得一阵冷笑。

“副总,如果没什么事,我先出去了,您,接着休息。

”“云凯琪。

”安七月在她转身的刹那叫住了她。

“您还有什么吩咐?”云凯琪转身,笑靥如花。

“人爬得越高,就越容易得意,可是越得意将来摔得就越惨。

我好歹长你几岁,劝你一句,缺德事儿,别做太多。

”“谢谢您的提醒,咱们共勉。

”云凯琪微笑着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今天到场的人员,职务最高的就是安七月,所以聚会刚刚开始,她就理直气壮的对所有人说,今天不舒服,让他们去闹寿星们。

她的脸色确实不好,倒也没人说什么,于是所有人的火力都集中在了云凯琪几个的身上。

云凯琪作为总裁秘书,职务在今天聚会的人里面也不算低,她被直接安排在了安七月的旁边。

听了她的这番话,云凯琪拘谨谦恭的笑着,可唇角至始至终带着一丝挑衅。

电子公司里年轻人居多,闹起来气氛自然不会沉闷。

安七月今天才第一次见云凯琪和人斗酒,不由得有点惊讶,这女人还真能喝。

啤酒,红酒,酒到杯干,最后居然连白酒也一杯一杯的直接往下灌,那感觉和喝白水,并没有什么区别。

这一刻,安七月甚至有一个想法——她这么能喝,得胃癌的为什么不是她?可是她却忘了,傅齐琛胃不好,一喝酒就胃疼。

这五年来,场面上的应酬,都是她挡在前面。

这些岁月里,她替他喝的酒,又怎么会比面前的这个女人少?所以,胃不好的人没有事,而她这个挡在前面的人,就活该去死。


               

 第四章 命里没你

看到安七月望着她发愣,云凯琪微笑着将一个装了大半杯白酒的高脚杯递到了她的面前,拉着当晚所有的寿星一起,来感谢公司给予他们的温暖。

安七月怎么也推脱不过去,只能一饮而尽。

吃完饭,众人笑闹着要去K歌,这也是活动的环节之一,虽然安七月的胃因为那杯酒已经快要翻江倒海,也不好不去。

——坐在包厢的沙发上,端着一杯热茶慢慢的喝着,安七月才意识到,冷汗已经将贴身的衣服全部打湿了。

办公室恋情哪里都会有,即使不说,大家也心照不宣。

一对暧昧中的小情侣腻在一起唱《有一点动心》,虽然五音不全,听着实在有点刺耳,可那种自然而然散发出的默契,依然让人看上去觉得很甜蜜。

安七月默默的坐在角落里,心里暗自庆幸包间里面的灯光有够暗,即使她眼有泪光,也不容易被人发现。

安七月和傅齐琛两个人性格都偏静,谈恋爱的时候也很少出去玩儿。

偶尔出去一次,最后也总是会习惯性的找一个KTV。

安七月爱唱歌,也唱的好,每一次都是她欢乐的唱,傅齐琛安静的听。

他唯一愿意和她合唱的歌是《爱你让我勇敢》,因为他觉得这像是为了他们量身定做。

“像小提琴配上美妙的弦,和你在一起的日子这么甜……”当这音乐声响起的时候,安七月慌忙的站起身,下意识的就要去拿话筒。

可这个时候,云凯琪却抢先接过同事递过来的话筒,语气中充满了抱歉,脸上却笑得灿烂而又美丽:“不好意思,这是我点的歌。

”……其实也没什么奇怪的吧?傅齐琛已经被她迷得神魂颠倒,将这件事告诉她,也很正常。

安七月在心里,默默的告诉自己。

过去和这个男人有多甜蜜,现在就有多苦涩。

一想到自己心中最珍视的美好,都被他当做笑话一般,在枕头边讲给新欢听……安七月慢慢的窝回了沙发角落里,装作累极了的样子,低下头,悄悄的将眼泪往衣服上蹭了蹭。

她再抬起头时,却发现眼前多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她有点不敢相信,下意识的眨了眨眼睛,可是并没有错,是傅齐琛。

他怎么来了?总裁驾到,自然所有的员工都要起身相迎。

傅齐琛笑眯眯的朝寿星们表示了祝贺,然后很自然的坐在了安七月的旁边。

“总裁,和副总一起唱首歌吧?”安七月的秘书自然是向着自己家的领导,抢先抓过歌单,送到了傅齐琛和安七月的面前。

傅齐琛难得的没有拒绝,接过来翻了几页,然后指着其中一首朝安七月问道:“唱这个?”安七月瞥了一眼,《知心爱人》。

她自嘲的笑了一下,从傅齐琛的手里接过歌单,懒懒的翻着,嘴里敷衍道:“这么老掉牙的歌,没兴趣。

”说完,她用手指着其中一首,将歌曲的序号报给了自己的秘书。

傅齐琛伸头来看:“《遥不可及的你》。

”他蹙起眉头:“听都没听过,怎么唱?”安七月望着拿着话筒,一个人都能够将《爱你让我勇敢》唱的如此情真意切的云凯琪,冷淡的说:“本来也没你什么事儿,我点给自己的。

”傅齐琛没有说话,可是当那句“事到如今,终于明白我命里没你”从安七月的嘴里唱出来的时候,他还是勃然变了脸色。


第五章 送我回家

安七月瞥了傅齐琛一眼,张张嘴,正准备接着唱,嗓子一阵干涩,猛然剧烈的咳嗽起来。

咳嗽带来的震动,让她整个胸腔疼痛不已,而之前的酒气更是在腹腔内四处流窜,热辣辣的烧灼的她只觉得喉咙一阵腥甜。

此刻的安七月也顾不得其他了,双手用力的捂住嘴,生怕万一吐出什么让人看到。

她感觉到背后有人在给她轻轻的拍着,可是却也没有精力去看。

在咳嗽稍停的空档,连忙躲开那人的手,连话都来不及说,快速的往洗手间跑。

KTV的洗手间总是藏在走廊的尽头,这平日里察觉不到的距离,此刻对于安七月来说,却那么的漫长,长到走的每一步,简直就是煎熬。

一走进去,安七月甚至都来不及关上隔间的门就已经吐得天昏地暗。

她跪坐在马桶旁边,双手支着半边身子,将晚上吃的那些东西全部吐完了,就开始吐胃液,胆汁……当那青绿色的胆汁都吐尽了之后,再吐出的就是红彤彤一片的血。

这个时候,走廊里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安七月连头都没回,手往旁边一伸,直接关门,上锁,然后继续吐得死去活来。

不知道吐了多久,直吐得安七月涕泪横流,迷迷糊糊地,只看到马桶里面鲜红一片。

安七月想到了医生说的那些话:“你很快就会开始食欲不振,腹胀,呕吐,甚至吐血……”看来,医生说的三个月到半年,已经是因为可怜她而往多处说了吧?安七月靠坐在隔间里,用手死死的抵住了胃。

终于吐完之后,完全空了的胃更加疼得肆意。

不知道是胃酸还是那杯烈酒的刺激,这一会儿,安七月就觉得有人拿着一把匕首,在她的胃里面,这里戳一刀,那里补一下,将她戳成了一个血淋淋的筛子。

她将自己紧紧的蜷成一团,就好像最早在母体里面的样子。

将下颌抵在自己的膝盖上,脑子里全部都是当初妈妈胃癌晚期,绝望的在床上等死时候的模样。

既然终究是一死,还是早死早安生吧。

“七七,开门!”“七七,你给我开门!”傅齐琛在外面疯狂的砸门。

安七月一动不动,并不想理会。

他拼命的砸着,一下比一下狠,照那架势,不把门砸烂誓不罢休。

除了傅齐琛,很显然云凯琪此刻也在外面。

她那娇柔而冷静的声音隔着一扇门也听起来清晰无比。

“总裁,您别着急,副总不会有事的,她应该是刚才高兴,多喝了一点酒,不会有什么问题。

您知道,副总的酒量一向很好。

”多喝了一点酒?如果不是她强迫,自己会喝那杯酒吗?安七月将自己蜷得更紧了一些。

她已经没有亲人了,母亲去世了,父亲也和她断绝了关系。

如果她就这么死了,傅齐琛和云凯琪这对有情人也就终成眷属了吧?她用力的支撑住身体坐了起来,伸手按下了冲水键。

即使她心里清楚,根本不会有人关心,可是安七月还是不想将自己最狼狈的一面,展现在那两个人的面前。

她静静的看着马桶中的血液混着水流,一点点的被冲下去,终于消失不见,这才轻轻的笑了一声,挣扎着拿出了手机,拨出了一个熟悉的号码:“子涵,来送我回家。

六章 好久不见

“医生,你确定我们副总就是普通的醉酒?可是,她刚才吐得那么厉害……”是自己秘书焦急的声音。

安七月闻声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才发现眼前一片乱糟糟的,似乎围满了人。

原来,她昏迷的时间并不长,此刻,居然还在洗手间里。

只是傅齐琛终于是把隔间的门给打开了,现在的她躺在他的怀里。

“嗯,喝得有点多儿,胃黏膜受损,吃点药,明天有空去医院看一下吧。

”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让安七月身体一僵,下意识的抬头,去寻找声音的来源。

“七七,你醒了?”感觉到动静,傅齐琛手又将安七月抱得更紧了一些。

可是安七月却全然顾不上他,而是将目光投向了说话的男人,心里掀起了轩然大波——他,什么时候回来了?!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安七月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里仿若多了一团乱麻,怎么也理不清楚,以至于她甚至都感觉不到胃里的疼痛了。

她用力的支撑起自己的身子,试图挣脱傅齐琛的怀抱,嘴里下意识的问出了声:“子涵呢?我记得刚才给子涵打电话了。

”一句话,将傅齐琛眼眸中因为她清醒而流露出的喜悦瞬间打击的渣都不剩。

他扶着安七月一起从地上站起来,面对着她的质疑,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就算你心里惦记着他,好歹也背着我点儿吧!”安七月一愣,满脸错愕的望向傅齐琛。

柏子涵是安七月的男闺蜜,差不多是从生下来就一起长大的。

母亲去世,父亲将她赶出家门之后,安七月和之前的那些朋友几乎都已经断了来往。

而柏子涵是她和过去生活唯一的联系。

这些傅齐琛都是知道的啊!现在,他是在吃柏子涵的醋吗?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安七月自己都觉得好笑。

现在的傅齐琛,连她都不在乎了,又怎么会在乎她心里惦念着谁?只是此刻,安七月也懒得去想,为什么自己明明打了电话,柏子涵却放了她鸽子的问题了。

她将目光投向了站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她和傅齐琛的那个,一辈子都不会忘的男人身上。

郁江南,五年不见,这次他来,又有什么目的?“这是我的名片,我一二四坐诊,如果需要的话,可以提前和我预约。

”郁江南仿佛完全没有看到安七月警觉的目光,上前一步,将一张名片递到了傅齐琛的手里。

然后像一个陌生人般冲安七月点了点头:“胃溃疡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疼起来也要命,以后少喝点酒。

”说完,根本不等安七月回答,径自离去。

望着郁江南的背影,安七月整个人都陷入了呆滞中。

倒是傅齐琛最先反应过来,对都拥在洗手间里,担心不已的同事们挥了挥手,示意他们散去。

这才转身环住安七月的腰,一脸严肃的问道:“安七月,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虽然依然难受的想虚脱,安七月也强迫自己站的笔直。

她知道自己的眼眶应该还有些发红,但呕吐过度的人总会有些狼狈,倒也不怕人发现自己哭过。

她冲傅齐琛笑了笑:“医生不是说了吗,喝多了。

”这个理由,傅齐琛明显并不相信,他还想要说些什么,旁边忽然伸出一双手臂,挽住了安七月的胳膊,语气中充满了惋惜和心疼:“副总,都劝你不要喝那么多酒了,你怎么……”可惜,云凯琪的这句话并没有说完,被傅齐琛一道凌厉的眼刀,给扼杀在了喉咙里。


第七章 最好吃的粥

即使云凯琪再目送秋波,傅齐琛还是视若无睹的将不情不愿的安七月拉上了自己的车。

当车子开始朝家的方向行驶之后,安七月终于再也忍不住了,朝傅齐琛试探性的问道:“刚才那个男人是谁?”“医生。

”“医生?”安七月疑惑。

“是啊。

”傅齐琛看了她一眼:“幸好今天运气不错,那个医生也是在KTV玩儿的客人。

看到你晕过去了,主动为你出诊,居然还随身带着药。

”说到这里,他将之前郁江南递给他的名片翻了出来,认真的看了一下,目露疑惑:“美国人?为什么会在人民医院坐诊?”安七月却懒得再和傅齐琛继续探讨下去了。

不知道郁江南之前给她吃的药里面到底有什么成分,安七月在车上就控制不住的迷迷糊糊睡着了。

临睡之前,她的脑子里一直被一个问题所困扰——郁江南为什么会帮助她一起隐瞒啊?作为一个消化科的医生,她绝对不相信他看不出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

——安七月是被傅齐琛的电话铃声吵醒的。

虽然傅齐琛几乎是在立刻就按下了拒接键,可是还是悄悄的离开房间,跑到阳台上去回电话。

安七月的脸上,浮现出了无法遮掩的苦涩。

半夜,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连续打过来五六个电话,拒绝之后,依然肆无忌惮的反复拨打……这么嚣张的人,除了云凯琪还会有谁?可是,有男人愿意纵容,她就终究有嚣张的本钱。

傅齐琛从阳台上轻手轻脚的走回来,一不小心目光却撞进了安七月深井无波的眸色里。

那份冰冷,看得他心里一阵发紧。

他走到床边,想伸手摸摸安七月的头发,却被她一偏头躲了过去。

他的神色倒也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清了清喉咙,温和的对安七月说:“公司里有点事,我得出去一趟,如果太晚就不回来了。

锅里煮的有白粥,醒了就起来吃一点,别空着肚子睡觉。

”说完,换了衣服,匆匆离去。

煮了粥啊!在傅齐琛离开之后,闭着眼睛躺在床上的安七月,喃喃的重复了一遍。

傅齐琛很会做饭,特别是他煮的粥,对于安七月来说,更是人间美味。

不知道他是怎么做的,即使用普通锅煮,也能将粥煮的软软糯糯,香甜柔滑。

有一种只有他才能够做出来的味道。

只是,傅齐琛有多久没有给安七月煮过粥了?一年,两年,还是三四年?似乎,从他们的生意终于稳定下来,不再需要将一分钱掰成两半花之后,傅齐琛就再也没有亲自下过厨了吧?而今天,在安七月终于忘记了他的味道,甚至已经快要忘记了他们之间的曾经时,他却难得的亲自为她煮了粥。

安七月慢吞吞的从床上爬起来,静静的走进厨房。

打开锅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让那对她来说,代表了万世美好的味道更长久的停留在鼻端一会儿。

片刻之后,将整锅粥端起,亲手倒进了下水道。

全世界,只有一个人能够做出这么好吃的粥。

他给了安七月最美好的记忆,却也亲手将她推向了地狱。

该忘记的,都忘了吧。

安七月不想在她到了地底下,走过孟婆桥的时候,满心满脑子依然对这个味道念念不忘。


第八章 这个玩笑并不好笑

傅齐琛又一次的彻夜未归。

早上,安七月起床之后,第一时间就按照郁江南之前给的名片,去了人民医院。

她对于检查身体并无所谓,她在意的是这个男人为什么会来找她?“这个,这个,还有这几个,小孟,你亲自带她去做检查。

记住,全部都要做。

”郁江南一边说,一边将厚厚的一沓各种化验单交给了自己的助理,然后朝安七月做了一个手势,让她跟着去。

安七月郁闷至极,却拿他根本没有办法。

是的,她一大早就等在了郁江南的诊室门口。

好容易将郁江南等来,还没来得及张口,就见他直接坐下,龙凤飞舞的写了一大堆的检查单据出来。

那架势明显是——你不老老实实去检查,我什么都不会跟你说。

除了胃部检查,郁江南还将安七月的五脏六腑全部检查了一个遍,检查到最后,她楼上楼下跑的,连之前下定了决心要和那个男人吵架的力气都没有了。

而郁江南拿着安七月的检测报告研究了半天,老神在在的说道:“胃癌啊,白细胞就剩这么点儿了,你能坚持到现在没被发现,也是奇迹!”听得安七月忍不住想翻白眼。

半晌之后她终于平复了心态,道:“郁江南,你到底回来干什么?你也看出来了,我活不了几天了,根本不可能给你造成什么威胁。

”郁江南斜了她一眼:“你对我从来就没有造成过任何威胁。

”不等安七月反驳,他又继续补充道:“还有,不是我找你,是柏子涵知道我回来,死乞白赖的逼着我给你看病。

”是子涵啊!听郁江南这么说,安七月的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一想到子涵,只觉得早已经冰冻了的心,又多了一丝温暖。

虽然她和之前的朋友圈已经没了什么来往,但柏子涵却还在那个圈子里。

应该是他听说了郁江南要回国的消息之后,瞒着自己,主动联系了他。

“那昨天晚上在KTV,也是子涵让你去的?”安七月终于问出了自己一直奇怪的问题。

“嗯,你打电话的时候,他在外地赶不回来。

他知道我就住在那附近的酒店,就抓了我的壮丁。

”郁江南也没瞒她,简单的解释着。

听完之后,安七月没有再说什么,点了点头站起了身:“昨天谢谢你,我先走了。

”她并不想和这个人再有什么牵扯。

“等等。

”郁江南下意识的伸手抓住她的手臂,可被安七月倏然变得锋利的眼神震慑的快速收回。

他无奈的摊了摊手:“我并没有恶意。

”“我们没有什么可说的。

”安七月转身要走。

“我刚才有没有告诉你,你怀孕了?”郁江南在安七月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补充了一句。

安七月脚下一滞,快速的转身,冷冷的盯着郁江南:“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这个玩笑并不可笑!”安七月和傅齐琛结婚已经五年了,他们从来没有避过孕,可是却一直没有孩子。

为此两个人还特意去做过检查,所有的检查结果都正常,只能说他们与孩子的缘分还未到。

安七月不是没有遗憾的。

而现在,在傅齐琛两个月没有碰过她,在她刚刚检查出身患癌症的时候,郁江南告诉她,怀孕了?有这么玩儿的吗?!

第九章 傅齐琛知道吗?

“我是一个医生。

在什么情况下都不会拿这种事和我的病人开玩笑!”郁江南推了推眼镜,望着安七月严肃的说。

安七月再次回转,从自己的包里将刚才那些化验单一把抓出来,乱七八糟的放在郁江南的桌子上,声音里带出了压抑不住的紧张:“你再看看。

没准儿,看错了呢?”郁江南的目光中闪过一丝不忍。

他没有说话,只是在那些单据里翻找出验血的单子递给安七月:“其实我也没特意让你去验孕,只是昨天看你吐的有的不对劲儿,就想着排除一下,没想到你还真是怀孕了。

”他用手指了指日期:“怀孕三个多月了,你之前吐得厉害,生病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是因为孕吐。

只不过因为你的病,这个可能性被忽略了。

”安七月整个人都傻了眼。

如果说在此之前,她自认为自己对于生死已经看得很淡,也有准备去独自面对死亡。

可是这一刻,当知道自己肚子里已经有了宝宝,她的心忍不住开始迟疑起来。

郁江南显然看出来了她的想法,一盆冷水泼了下来:“我劝你死了这条心”。

“首先,孕激素会刺激癌细胞的发展,以你现在的身体状态,放弃治疗的话,没准孩子还没出生你就活到尽头了。

可如果你开始治疗,又有哪种抗癌药品对孩子会没有伤害?”“所以,就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是吗?”安七月的眼中充满了绝望。

郁江南沉默了片刻,忽然抬眼望着安七月,语气中充满不解:“你生病的事,为什么要瞒着傅齐琛?当年,你为他做了那么多……”安七月却在听到这番话之后瞬间变了脸色!“你想说什么?别忘了当初你答应我什么!”她猛然抬头,死死的盯着郁江南。

目光冷凝中充满了敌意,直看得那个男人心虚的错开了视线。

“我先回去了。

”看着郁江南的样子,安七月忽然泄了气。

她只觉得浑身上下没有了半分力气。

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她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

有了宝宝,如果是一个月之前,她可能都会幸福无比。

而此刻,那呼之欲出的结果,让她根本不敢去想,更不愿意去面对。

她怏怏起身,默不作声的朝外走,塌陷的肩膀却能够看出,此刻的她有多么的无助。

“我送你。

”郁江南快速起身,不顾安七月的反对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你现在这样根本没法开车!”与此同时,他匆忙的用一只手开出了一张预约清宫的单子,甚至压根就没有询问安七月的意思,就直接叫来自己的助理,让她去缴费。

“你先别急着和我较劲,只是预约,今天做不了。

你还有时间回去想想清楚。

”看安七月明显要翻脸,郁江南的语气也忍不住带出了火星:“安七月,你是一个女人,真的不用这么要强!你什么都自己挡在前面,傅齐琛知道吗?他领你的情吗?!”说完,他撇了撇嘴,似乎是在为安七月感到不值:“你还是好好治病吧,好歹多活几年。

毕竟为他付出了那么多,总要给他时间,让他去了解你的好啊!”安七月自然能够听得出这语气背后的善意。

她终于收起了自己的锋芒,苦笑着摇摇头:“所以我更不能告诉他啊!”“为什么?”郁江南真的不解。

“因为我比谁都清楚,自己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会瘦得皮包骨头,形容可怖,会疼得发疯却连想死都无能为力。

”“我妈妈当初是那么坚强骄傲的一个人,到最后都被逼得放下所有的尊严,见了医生恨不得给他们磕头,就为了能够早点死。

”“我爸爸和妈妈之间并非真的没有感情,可最后宁可让我恨他,都无法忍耐面对我妈……我又凭什么要求傅齐琛在这个时候,守在我的身边?”更何况,他还另有了新欢。

安七月在心中默默的补充道。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shulil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