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下 | 又见喜鹊窝 【作者 陈有红】

发布时间:2018-05-17 13:39

岳阳日报·云梦星空

感受岳阳文化力量

关注



哈啰,亲们好!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岳阳日报《云梦周刊》、微信号“云梦星空”的关注。

“文学是大众的文学。”因此,岳阳日报在公众号里开设“星空下”栏目,每周四推出大家的佳作,其中点击量最高者(周冠军)可免费获得一季度岳阳日报《云梦周刊》以及发稿优先权。

欢迎广大的文学爱好者参与,诚邀大家共赏佳文。

星空说






个人简介


      陈有红,湖南华容人。酷爱写作,曾在《湖南日报》《岳阳日报》《散文选刊•下半月》等报刊发表作品300多篇。



又见喜鹊窝

作者 陈有红


      喳喳喳、喳喳喳……


      美丽乡村游时,我被一种婉转的鸟声所吸引。


      循声望去,足有两丈多高的水杉树上有一个黑黝黝的窝,独具匠心,巧夺天工。


      窝旁一对黑白蓝羽毛相间的喜鹊正在摇头摆尾,轻歌曼舞。仿佛是对过往游客的阵阵欢迎,又仿佛是对乡村振兴战略的啧啧称赞。


      凭心而论,我喜欢喜鹊,不仅是它有吉祥鸟的美誉,还因为与它所筑之窝曾有过零距离接触,印象颇深。据说建筑设计具有很强的震撼力和视觉冲击力的国家体育场——北京鸟巢的外形就是仿它而造。


      睹物思情。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农村环保意识不是很强,大人们忙着“抓革命,促生产”,对小孩打鸟、掏鸟窝类的事无暇顾及。但偶尔被发现,还是有“家法”伺侯的。毕竟鸟命关天。


      同一个生产队的孩子与我相仿年龄的有十来个,大部分都比较调皮,号称无皮树都可以爬。好多麻雀、燕子、斑鸠窝都被“强拆”过。


      我是父母的唯一,虽然看得重,胆子比较小,但也还老实。尤其是每次“强拆”,基本只是凑凑热闹而已。


      那时的农村,居住分散,树稀鸟少,屈指可数的喜鹊窝一般就筑在柳树上。


      有一次,伙伴们想一探喜鹊窝,但又怕大人发现,就集体推荐我上。堂而皇之的理由是我身材比较瘦小,爬树轻巧不费劲,再加上是独崽,既是大人发现了肯定舍不得打,顶多骂几句。


      按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我迫不得已硬着头皮象蜗牛一样开始往树上爬。力气小爬不动都是小事,关键是还真的有点害怕。如果一脚踩空,或树枝折断,不摔死都要成残废。


      等到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爬到喜鹊窝边,我的心已冲到了嗓子眼。


      幸亏“鸟主人”不在家,要是看见不速之客造访,该是怎样的气愤,也许迎来的是一场人鸟自卫战。


      喜鹊窝建在三支分叉的树枝上,形似篾织的筐。全部用带有树杈且一头粗一头细的树枝交织而成。粗的总是斜着朝上,细的有杈的斜着朝下,一根叉一根。粗细咬合,互相搭扣,其间混有泥巴、碎草、碎布等。



      门面座南朝北,窝底用绒毛软草铺垫,窝上就象雨水分流的“屋顶”,牢靠而又坚固。我一只手紧紧的把树抱住,另一只手试着抽一根树枝无济于事。如果想整体摧毁它,基本不可能,除非把支撑鸟窝的树枝砍掉。


      “有鸟蛋吗?”


      “把窝拆下来看看。”


      ……


      无论下面的伙伴们怎么叫喊,我全当耳边风。是不是恐高不好说,我反正没有朝树下看。


      靠近喜鹊窝,我左顾右盼,反复掂量,心想去摸一下鸟蛋,结果伸出的手又缩回来了,最后也没有敢动它一草一木。


      实话说,我胆子小,力气不足是一方面,主要是打心底里被喜鹊的高超技艺所折服。在眼前的与其说是鸟窝,不如说是难得一见的工艺品。


      喳喳喳,喳喳喳……


      喜鹊真的善解人意,好象生怕惊吓了我,在远处就亮起了歌喉。


      凭直觉,“鸟主人”马上就要回家,我也该离开了,且两手空空的。不说鸟蛋,连鸟毛也没带一根。我只好,并且也只能让伙伴们大失所望。


      当然,换着谁也不忍去毁坏这么一个如此有创意的喜鹊工艺品。


      伙伴们眼巴巴的瞅着我顺树而下,唯一奢望能否从我这里打听点什么。可我毫无顾忌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学着大人们的模样,手在胸前拍了三下,喘着粗气的嘴里嘣出两个字:“呸啾”!似乎把所有的惊恐唾弃掉。伙伴们顿时面面相觑。


      一晃五十年过去了。


      想起孩时的经历真的感到后怕,也为自己愚蠢的行为深深自责。但转念一想,没有那次懵懂的探险,也就没有对喜鹊窝的深入了解。好在理智,没有破坏它。


      谁不钦佩喜鹊的天资!


      图纸刻在心里,锯子用嘴代替。不用钉子,不用胶,不刷涂料,不喷漆。全凭夫妇同心协力把自己的家筑在巍然屹立的大树上,既环保,又安全。任凭风吹雨淋,窝自岿然不动。


      如今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生态环境日益改善。


      到处封山育林,年年四旁植树,戴红袖章的“护林员”“护鸟员”“保洁员”“禁鞭员”穿梭而行,开展志愿服务活动蔚然成风。


      新时代的新农村已成为鸟的天堂。


      特别是在鸟类种群数量不断增加的同时,喜鹊也越来越多,喜鹊窝在水杉、椿树、柳树、意杨之上,仰头可见,声声悦耳。


      实乃欣慰!


      喜鹊不仅仅是人见人爱的益鸟,而且还是建筑大师和设计师,在它的身上有一种永不过时的工匠精神!


图片来源于网络    

岳阳日报·云梦周刊

投稿邮箱:yywbtg@126.com

长按下方二维码即可关注

觉得不错,请点赞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shulili.net